• 塞內加爾大學社會學系主任費伊教授講授塞內加爾族群間的調侃關系

    2014年3月21日下午,“費孝通學術系列講座”第七講在熊知行樓舉行,本次講座特邀西非最大、歷史最悠久的達喀爾大學,社會學系主任、人類學家西爾萬•朗德里•費伊教授(Sylvain Landry FAYE)做題為“塞內加爾的族際關系:以謝列爾族和普拉爾族的調侃關系為例”的主題演講。該講座由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人類學與民族學研究中心主辦。

    費伊教授首先介紹了達喀爾大學社會學系的五個主要研究方向,包括:沖突、認同和越軌行為;環境、地域、公共健康政策和社會家庭的變遷;非洲社會的深度研究;空間、城市、農村;社會治理和機構。據其介紹,達喀爾大學的社會學系與人類學是整合在一起的,他們的學生從本科一年級開始就要求學習人類學課程。

     接著,費伊教授介紹了塞內加爾的族群情況,提出了他的研究問題:為什么有著30多個族群的塞內加爾,不像其他國家有那么多的族際沖突?塞內加爾政府并無保護少數民族的政策,然而并沒有出現人口多的族群壓迫人口少的族群的情況,他們何以能和平共處?費伊教授指出,族群間的調侃關系(joking)是把不同族群凝聚在一起的關鍵所在。如何調侃?他舉例說謝利爾族(Sereer)和狄奧勒族(Diola)在見面時會調侃說:“你是我的奴隸”、“你才是我的奴隸,我是你的國王”,調侃的主題涉及奴隸與主人,野蠻與文明,信仰有無等。同時,調侃也遵循一套規則,每個人都知道與哪些人之間可以調侃,哪些場合可以調侃。在塞內加爾,很多族群在傳說中都有聯盟關系,通過調侃這種方式,他們表明了兩個人/兩個族群間的友好關系。實際上,這種調侃關系是重構現實中的聯盟關系。

    從功能主義視角看來調侃關系,它有助于維持族群間的和諧相處,避免族際沖突。然而,費伊教授通過其在幾內亞的對比研究發現,調侃關系實際上也有可能造成族際沖突和族群認同邊界的形成,從而對經典人類學研究提出了批評和補充。具體來說,幾內亞的波爾族在法國殖民者來到時被確立為占統治地位的族群,然而,在殖民者退出之后,其他族群對波爾族很有意見,認為他們是外來族群,禁止他們進入政府部門和享受其他族群平等的權力,造成了現在幾內亞的族群沖突不斷。因此,在波爾族和其他族群的調侃關系中,調侃關系就不是族際聯盟的體現,而是被利用來凸現和更新權力的不對稱性,是族群邊界的標志,重構了當下的等級關系。因此,調侃關系能否發揮正向作用,要看其背后是否有正向的神話傳說和文化傳統在支撐它。

    進入到互動環節,張小軍教授以閩東劃龍舟時儀式性打架為例,向費伊教授發問:現實中模擬沖突的情境是否是基于歷史上真實沖突的情境,為了避免沖突,所以轉化為這種儀式性的行為?費伊教授認為這是有可能的,但是由于非洲各族群缺少文字記載,只有神話傳說,因而不可求證。其他同學還從情感人類學、兒童的社會化、調侃的邊界、調侃與真實沖突的區分等方面與費伊教授進行了深刻的探討。

    除族際關系的研究外,費伊教授的研究方向還包括:兒童人類學,教育人類學,公共衛生,公共健康。他的田野地點遍布非洲多個國家,如塞內加爾、馬里、尼日爾、布基納法索、乍得、毛里塔尼亞、貝寧、馬達加斯加。他曾在《非洲人口研究》、《人類學與健康》、《社會科學與健康》、《醫學社會學》等雜志上發表論文數十篇,并為塞內加爾政府、日本國際合作署、國際紅十字會、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世界衛生組織等提供數十篇研究報告。

     


    欢乐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