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于碩教授談中國—歐洲相逢中的永久閾限與跨文化生成性

    2014年6月27日下午,香港理工大學中歐對話中心主任,跨文化人類學教授于碩在熊知行樓舉行了一場主題為“中國—歐洲相逢中的永久閾限與跨文化生成性”的講座,40余名校內外師生參加了講座并進行了互動。本次講座由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人類學與民族學研究中心主辦,清華大學社會學系張小軍教授主持,系費孝通學術系列講座第十三講。

    于碩教授首先闡述了人類學理論中的“閾限”概念,她指出“閾限”這一概念的提出最早源于法國民俗學家范•蓋納普,所謂閾限就是“從正常狀態下的社會行為模式之中分離出來的一段時間和空間”,因此,閾限既是過程也是狀態:它是一種無著落的狀態,在不確定中,擁有充分的自由。于碩教授認為,在當代,“閾限”很不幸地成為了永久的狀態。這種永久不等于靜止,相反它是一個不斷闡釋、形成新構架的自動過程。正因如此,當今社會需要的是多樣化認同,我們要主動到“邊緣地區”去,以開放和包容的姿態對待異己的存在。

    于碩講授將中國歐洲之間自文藝復興末期開始的三次相逢視為一個闡釋型構 (interpretative configuration) 的自動進程 (auto-process),在漸行漸遠中匯聚了原有的文化資源,形成某種自系統 (self-system),它擁有巨大的溝通、理解、闡釋和超越各自來源的跨文化生成力(transcultural generativity)。這一進程的延續狀態取決于異質認同 (hetero-identity) 的程度,在雙向代言人的努力下,這一波瀾起伏的相逢歷史已然創造了中歐共享的第三類精神財富。

    接著,她向我們呈現了500年以來在中國和歐洲之間流動展開的歷史畫卷:16-18世紀中葉對自發的普世價值接納或排拒的“神圣人相逢”,19-20世紀主權國家對壘的“英雄人相逢”,20世紀后半葉冷戰后追逐文化差異與量化統治的“經濟人相逢”,以及正在浮現的21世紀全球普遍危機下的“生態人相逢”。與這段中國歐洲共同史的拓撲圖相對應的是三個歷史夢想:17-18世紀的普世價值夢,19-20世紀的民族國家夢,21世紀的共生人類夢。

    她提出了兩個概念來說明中歐相逢:“主動誤解”和“積極誤解”。在她看來,文化差別從來不是勢不兩立的原因,反倒是異質相吸的動力。當差異的強調成為主旋律時,背后藏著的經常是敵對意識和霸權欲望;而接納和欣羨對方的獨特性,其深處正是以一種共性(commonality)即可比性(comparability)為基礎。“他者”、“異邦”是一種鏡像感知的途徑,形成參照和比較,激發夢想。交往就會有誤解,不管是否有差異,其中有些誤解是有意造成的,是為“主動誤解”;還有些誤解能產生積極的后果,是為“積極誤解。

    于碩教授還將300年前良知啟蒙追尋普世價值的大辯論與當前“和平可親文明的獅子”否定普世價值的“中國夢”做了相映成趣的呼應。她認為在人類比任何時候都更需要相依為命的今天,任何民族富強夢的實現前提都只能是讓自己脫胎換骨,變成環球共生夢。

    講者簡介:

    于碩博士,法國華裔學者,跨文化人類學教授,香港理工大學中歐對話中心主任,東北師大特聘教授。曾任北京師范大學“京師學者”特聘教授,并曾在法國布萊斯特大學謝閣蘭人文學院及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她還是法蘭西研究院人文學院中歐社會論壇創始人之一及第一任總監。


    欢乐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