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埃特(Armel HUET)教授主講法國社會學的興與衰及其對中國社會學發展的啟示

    2014年10月20日下午,法國社會學資深教授,社會人類學家,雷恩二大人類學社會學研究所創始人余埃特(Armel HUET)教授在熊知行樓舉行了一場主題為“法國社會學的興與衰”的講座,30余名師生參加了講座并進行了互動。本次講座由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人類學與民族學研究中心主辦,清華大學社會學系張小軍教授主持,系費孝通學術系列講座第十四講。感謝中央民族大學莊晨燕教授雅致精確的翻譯化解了跨文化交流的障礙。

    講座伊始,余艾特教授就指出法國社會學現在面臨的挑戰是要從強國的社會學走向沒有邊界的社會學,要從法國的社會學走向一個在法國的但是是跨文化的社會學,通過反思法國社會學的發展史,可以為中國社會學的發展提供借鑒。

    講座分為四個部分:法國社會學發展史、法國的社會學家、法國社會學的短板和缺陷及法國社會學的重構。

    法國社會學真正的根源是西方傳統文化的產物,因此要了解法國社會學就要追溯到古希臘哲學、猶太基督教神學與文化、文藝復興和啟蒙時期,受文藝復興的影響,圣西門、孔德強調社會學的科學性,希望用自然科學的方法來研究社會和改造社會,在他們看來社會學的原則、使命和角色在于研究者要從生活中抽離從而對其進行思考,同時對社會進行理想型構,思考社會以便改造社會。但社會學要成為一個學科還有一段路要走,涂爾干等社會學家發揮了重要角色。19世紀末、20世紀初第一代社會學家,包括涂爾干、莫斯和塔爾德確立了社會學學科的地位;二戰前后(1940-1960)第二代社會學家,包括喬治•弗里德曼、羅杰•巴斯蒂德、喬治•古爾維奇、雷蒙•阿隆等,使社會學進入高校;二戰后三十年第三代社會學家,包括列維-斯特勞斯、亨利•勒弗爾、米歇爾•???、皮埃爾•布迪厄等,奠定了社會學的理論基礎。至此,達到了法國社會學的鼎盛期,社會學無處不在,它參與塑造民眾表征和思維,社會學家“無孔不入”,社會學學術機構蓬勃發展。不過,在此之后,社會學卻漸漸走向窮途末路,現在正是反思的時候。

    現在法國的社會學家多是二戰后“嬰兒潮”的產物,社會的劇烈變動伴隨著他們的成長。法國的社會學家正面臨著更新換代,一方面,他們不再進行宏大意識形態理論的生產,另一方面,社會學的職位正逐步去學術化。

    接著,余埃特教授尖銳地指出法國的社會學存在著“七大病癥”:一、社會學“學術化”:各自為政、勾心斗角、缺乏協作,同一個系的老師都不關心同事在做什么;二、忽視乃至無視非學術社會學職業的發展,導致科研機構外的社會學崗位被瞧不起;三、研究對象越來越分散,然而,體制之外的研究卻被定性為社會學的灰色研究;四、理論、方法缺乏創新;五、社會學知識無法整合、利用,社會學家很難從前人或同代人的研究中吸取經驗,導致重復研究,甚至更差的研究;六、學科傳承的危機,社會學的培養重點應該從知識掌握轉向能力培養;七、無法改革,如果不進行重構,死路一條。

    社會學要想走出目前的困境,必須重新思考學科邊界,進行重構。重構有三條路徑:一、以人類學的方法重構社會學,用交互人類學的方法試圖去理解研究對象,接受質疑,在之一種推動研究向前發展;二、重新思考社會學職業,不只是培養研究人員,更多的是要培養社會實踐者;三、進行跨文化的交流,法國的社會學要走出法國文化的框框,與其他文化進行交流,未來社會學的發展需要不同文化之間的交融,國際層面的文化交流能夠帶來理論創新。

    張小軍教授指出當下中國的社會學也面臨著與法國社會學類似的困境,法國社會學的興與衰能夠為中國社會學的發展提供很好的借鑒。

    最后,余埃特教授還與同學們進行了短暫的互動。


    欢乐彩官网